句鸟句鸟句

微博@鸲鸲鸲鸲,嗯,那个字读渠

一个表 出处见水印

起因是画了第二张以后推上有个对岸的小伙伴说想唱萧敬腾的王妃(……


不打通用tag了,给别人避一下雷

我就是喜欢两个大人的调情【

一晃眼半年就过去了,夫妇组真好(。)

安定地南极凿冰,想着企划大概也是没人care开不起来的,圣诞节跟某个打牌龙癌一起摆个百嫁阵给他们好了……(((虽然现在我只有二十张(。(((

是A5黑泥。

完全是个人黑泥,蛮不讲理,对四柚粉和扎蕾粉非常不友好,注意回避。


——————————————————————————————————————————



久违地打开之前存档扎克夫妇的一些文档,着实被自己情绪那么浓重的文字吓了一大跳。

“我喜欢你。

短短的四个字,原来有着如此惊人的魔力。”

这么简单的两句话,看到的一瞬间当时写下来的时候心脏拼命跳动的感觉好像还历历在目。


恍惚,后来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才冷静了一点。

快速地拉了一下以后越看越冒冷汗,这么理想化情绪化的充满了祝福和美梦的泡沫花儿的东西,太不像我了…………不过大概就是,在我眼里他们的前世有多不幸,如今的幸福就会有多少倍的被放大吧…… 

其实说得不好听一点儿,嫁这个角色完全就属于是我自己的三次创作或者是原创了,毕竟作为根本不被当做一个个体看待的决斗怪兽,她在TV里完全没有所谓人格人权可言,所有的对扎克的爱和恨依赖与绝望,全都是我这个作者一厢情愿赋予给她的东西…………。

其实从这一点来说她根本不在A5的同人体系里面吧。

完全就是,把这一对当成自己的BG自己的角色来对待,全部都是自己的想法所以也不寻求被人理解,它从出发点上就是OOC……从这种情况来说其实会被人指指点点和讨厌的,但是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去投入那么多想法给她的感性的冲动,简直跟脱缰野马一样。


说得矫情一点儿,就是A5的不幸诱发了我的反动性格,越让我感到不幸的剧情我越会反弹得更高,尤其是把嫁视为自己的女儿对待的话…………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爆炸性的想法就理所当然地冒出来了……包括【与其让你被这样折磨,不如我亲手砍掉你的手足,把你开膛破肚送入地狱】这个极端的心情,在140话的时候。

这么极端的心情在此之前在其他任何角色身上都没有出现过,当时情绪已经剧烈到连做梦都会被影响到,甚至是构筑了一个高度真实的梦境把我卷了进去……当时醒过来以后简直痛苦得无法呼吸。差不多就是,别人都在刷着恐吓四龙的梗嘻笑打闹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在角落里因为自己的这种莫名其妙的立场而痛苦得要命,情绪暴躁又敏感,以至于最后控制不了自己的神经过敏把A5粉unfo剩下十个不到,至今我关注的A5粉也没有超过这个数目。

那阵子真的是,完全全身竖起了刺,痛苦,想哭哭不出来,不如说已经没有哭的欲望只剩下痛苦的心情,还有那种,被人们幸福快乐的笑容,被太阳狠狠灼伤了的孤独感。


因为,伙伴,家人,幸福,笑容,这一系列词,都是恶之龙没有资格享受的东西。


回头看看那几个月会觉得那种情绪好匪夷所思,根本不像是过去冷静又冷眼对待一切的我……(画anti番茄的东西的时候的我,完全是两个人格一样,不如说我平时就是个很冷血的人,理解不了别人对角色那么真切而燃烧着的热忱,所以……微妙的也有点理解不了当时的自己,好感慨。

但是哪怕到现在了,即使理智会跟我说你这种描述实在是太矫情太蠢了,可是还是脑子里总是会停滞着这样的词句:

想看到她被世界温柔相待,想看到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度过平凡但是甜蜜的一生,可以十指相扣可以额头抵着额头可以带着恋爱中的小小的羞涩凑上去给对方一个吻,作为他们的创作者,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教堂的花窗下,摘下整个天穹的星辰去装饰他们的捧花、戒指和发梢,予他们以我所有的祝福。


这样明显的恋爱感(我觉得已经是属于心动悸动恋爱一见钟情等等等的范畴了)……大概也就这一对会有这么高的待遇,对别的CB还是CP什么的……真是从来没有过…………所以相应的也会有莫大的占有欲,无法接受被别人拆CP所以我是近乎病态地厌恶着扎蕾和四柚,是的,是病态,我不否认,但是想解决也一时半会没法解决,因为感性已经完全失控把理性客观公正绑起来吊着打了。

毫无疑问我当时(甚至现在)是处在一个热恋中的精神状态,会一往无前会恬不知耻地去创作这一切,想想看那句恋爱会让人变傻,其实非常贴切。


不过对于艺术创作者来说,这种情绪的爆发完全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情况,所以想了想,也只好姑且先接受它,顺着自己的内心来,用笔记录下这一切了。

至于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嘛,说了这一次,就不会再说下一次了(苦笑


吉普莉尔的图书馆 提问:

鸲太太您好: 很突兀地来问问题如果打扰了十分抱歉 之前在看您发的许多关于魔导书的图和文时发现里面的很多故事有像有分出很多条世界线/剧情,或者是有一些关于各个人物的情节,印象比较深的是那张角色表(在看介绍时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不同”(不过一开始真脸盲了(。),总结了一下→可以把魔导书对人物的设定理解成【就算是同一张脸或者不是主角(我觉得我没办法判断是否是配角或者更进一步说觉得其实没有哪个人物是配角)也有不同的属于自己的故事】这样吗?

句鸟句鸟句 回答:

是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亲爱的你很敏锐(老男人的调调

如果说最初的MLP原本是只有一条线的话,那么现在的MLP就是由许多条线构造起来的系统网络了。

 

为了让一个主角的行为逻辑更加具有说服力,我们一开始为他设定好了最基本的身世背景、人际关系,而给他带来影响的这些人的行动,也需要一样的资料来作为支撑,于是又成为了我们下一个塑造的目标。循环反复最终形成了现在你所感受到的这个【就算是同一张脸也有不同的属于自己的故事】。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好了,那个散发着gay佬气息的叫征伐的吸血鬼番茄脸,在MLP主线之前,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他在吸血鬼故乡里度过的童年,设定的资料量哪怕写一个外传都不成问题。


在这个网络上每一个角色都被设置了赖以支撑角色形象的剧情,虽然因为人数众多,精力并没有非常平均地分配下去,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哪怕是NPC)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故事,并不是脱离了榊游矢这个人就无法存在的“配角”,只不过是刚好呈现给观众的面不同,造成了戏份多少的差异而已。


虽然这也是为什么MLP理直气壮地有那么多花式支线DLC的原因。



一个嫁(♂)撩完番茄就跑路的故事。

**注意:扎克夫妇前提,霸王龙性转换

哎我也跟着ekk试试看



这是……LOF版ask?

我随便问问……有人对这个魔性的霸王龙公仔和小番茄感兴趣吗,本来打算做钥匙扣给亲友的如果有人想要我随手多做几个(……

句鸟肝伤了,先瘫会儿


MLP晚上或者明天更新

致无憎恶的世界
♪:J.S. Bach: Arioso (Adagio in G) from Cantata BWV 156

音乐真是有改变人心的力量,本来起稿的时候不是这种氛围的……